本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料、玻璃机械及售后服务四大部分。
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料、玻璃机械及售后服务四大部分。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
本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料、玻璃机械及售后服务四大部分。
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料、玻璃机械及售后服务四大部分。公司涵盖物资供应和机器包括从原材料、建筑材

人民币将迎来年度贬值

人民币汇改重启后第四年,人民币对美元终于改变单边升值的态势,有可能迎来首次年度贬值。今年上半年,在中间价的带动下,人民币即期汇率一度贬值达3.75%;进入6月后,受经济(尤其是外贸)企稳影响,人民币即期汇率重归升值通道,逐步收复失地。上周五(21日),中国央行宣布非对称降息,人民币贬值压力大增;本周一(24日),降息后首个交易日,人民币即期汇率大跌168个基点,基本宣布升值通道面临关闭。

      截至目前,人民币即期汇率维持在6.13-6.14的水平,较年初的6.05仍有相当距离。如今,美元持续走强,中国经济重归下行,央行宣布降息以应对低通胀局面;在余下月多的时间里,人民币难有更加强劲的升值动力,无力填补余下的空间,对美元全年贬值似已板上钉钉。按照当前的形势,人民币即期汇率可能将贬至6.15之上,全年贬值超过1.6%。不过,相比于其他主要货币动辄贬值10%以上,人民币的贬值幅度仍算可控、轻微的。

      事实上,由于钉住美元汇率,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表现依然强势。国际清算行(BIS)公布的数据显示,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10月份环比上升1.5%至121.57,连续第五个月回升并创历史新高。BIS的有效汇率指数基于2008-2010年贸易数据权重,并以2010年为基期。在人民币指数的权重中,欧元、美元和日圆分列前三位。实际有效汇率的升值,更多反映在欧元、日圆大幅贬值的情况下,人民币出现被动升值。这也对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深化提出要求,在主要国际货币汇率重估的情况下,人民币是否仍有必要与美元挂钩?做实“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”的汇率制度,可能是应对当前汇率“名贬实升”的策略所在。

      中国央行宣布降息后,国际市场对于亚洲货币“竞争性贬值”预期升温。在此之前,由于日本经济在最近一个季度陷入衰退,日本央行也推出了宽松举措,支撑日本经济。上月底,日本央行已在争议声中大幅提高了资产购买计划的规模,之后引发日圆对美元汇率的下滑。如今,中国也加入到降息的行列中。受此影响,更多经济结构相似、坚持出口导向政策的国家可能将迫作出回应,泰国、印度和韩国是最可能跟进的国家。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趋势下,这将进一步强化非美货币贬值、美元升值的格局。而低通胀与经济增长低迷共存的现象,则将在亚洲蔓延。

      打破此间闷局,需要亚洲诸国更加深入的合作。尤其是中国,作为近三十年全球经济增长最为瞩目的引擎,应当承担起带动周边经济发展的责任——这不应被视为负担,而是全球化以及亚洲经济一体化的大框架下,保持外部经济环境稳定、刺激外需的主要方式。这一方面,中国领导层已经有所行动,以丝路基金、金砖国家银行与亚投行为载体的“中国版马歇尔计划”开始从概念落地;但在说服合作伙伴,以及将计划落实到一个个具体的项目上,仍然好事多磨,并且需要经过仔细的考量与计算。

      聚焦到人民币汇率上,资本对外输出要求人民币相对主要国际货币保持稳定,给予使用者以充足的信心。中国的资本输出需要伴随人民币的国际化一同推进,从上游大宗商品到终端消费都需要纳入人民币的使用范围内,避免日圆国际化“两头在外”造成的功亏一篑。以这样的视角考量,人民币即使采取贬值策略,加强汇率弹性,其幅度也应当是有限的。相应的,国内的货币宽松也需要服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大前提,尽可能避免参与到“竞争性贬值”的过程中。以邻为壑在亚洲重演,并不利于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;当然也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,美元强势,人民币比美元更加强势,这并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。

      人民币在2014年将迎来汇改重启后的首度贬值。这是好现象,进一步验证了人民币汇率已进入均衡区间。人民币汇率下一步是升是贬,需要综合考量经济发展与对外投资两方面因素;将决定权交还给市场,做实“一篮子货币”,是最佳策略所在。

    (注:安邦咨询公司是中国内地一家独立智库机构,专注于财经与公共政策研究。本文只代表该机构观点。)